《华山神门》全文阅读

作者:乐和  华山神门最新章节  华山神门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华山神门最新章节第三六二五章 幽帝分身新(18-10-21)      第三六二四章 内部的不稳(18-10-21)      第三六二三章 步步为营步步为赢(18-10-21)     

第三六一四章 寻找突破点

对于混迹底层多年,而且一路靠自己努力成长起来的张元而言,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是很简单的事,他本就很早加入了邪修,所以他就是个邪修内部的人,这个也没有毛病,跟他来往的人,境界又比他低很多,所以根本不可能察觉张元说辞中的谎言。
  他只是说自己被余宇的冲击打散了,来自某个地方,他来自的那个地方,确实是他之前呆过并驻守的地方,他什么都了解,看不出半点毛病,而且此地聚集的人多,张元他们,还真的在不断的从外界招收散乱的邪修,加入到这个大军中中来。
  木人一来二去,很快被招募进去,当他慢慢的融入到这里,接触到的人范围广了之后,尤其是被邪修确认无误,进入到大营之后,他发现余宇的法子,确实可行。
  这个地方的邪修跟遗修的关系,似乎很不好,比余宇预料的还要差。
  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木人摸清楚了底细,后装作死于一场跟水月天的混战,瞒过了自己的身份,让对方毫无察觉,并不知道有人混进去了,又摸出来了。如果让对方知道有人混进来,那便是打草惊蛇,反倒不美。
  这就是木人的厉害之处了,余宇想了很久,恐怕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了。那些境界比他高的神场境邪修,都不见得能做好这件事,但余宇觉得,张元可以。
  事实证明,他果然不负所托。木人回来,带回了很多有用的消息。包括张元,以及跟随在张元身边的很多高手的信息。
  听木人说完他得到的消息,余宇咂摸了半天,让他先进入到戒指空间。然后自己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对策,他觉得自己此时恐怕还是不宜就此现身的。过早现身,怕是会让邪修他们警惕,起到反作用。
  从木人的消息那里,他发现邪修和遗修门的关系,似乎糟糕的很,如果不是关系紧张,或许这个战事的进展,会加快很多。
  “这或许是个可以利用的点,但该怎么利用呢?”余宇想破了脑袋,一时间也想不到该如何利用他们双方的矛盾,给他们制造更大的麻烦。
  这个利用,如果不能成功,反倒会激起他们更加紧密的合作,适得其反。所以要非常小心。
  他此时也不敢去联系水月天的人,因为他知道,现在双方的一举一动,应该都有暗中的眼线观察,包括水月天内部,应该也有对方的人。所以水月天那边有什么异样,来了什么人,邪修和遗修门,应该是知道的,很快就会知道。
  他琢磨来琢磨去,目光落在了张元这个人的身上。从木人得到的消息看,这个人应该是个老好人一类的人,脾气不差,有些温和的感觉,跟很多邪修乖戾的个性不同。
  余宇发现自己似乎很容易往这个人的身上去思考,那就说明这一堆人里,这个张元不仅仅是因为此地长老的关系,还因为他是个亮点,很亮的一个亮点,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。
  根据以往的经验,他觉得这个人,可能不是个纯粹的邪修,他有可能是跟自己以往见到的个来自飞凤山庄南宫轩永很类似,也就是叫做玄用的那个人。
  这个张元,说不定可以争取一下。这个,或许就是突破点。
  余宇粗略的估摸了一下彼此的实力。水月天这边,已知的神场境后期高手,就只有闻默一人,神场境就好几个,不过依托本地环境,他们有优势,即便神场境高手少一些,也可以抵挡一下。
  而对方,神场境后期的高手,有俩。一个是张元,还有一个也是邪修,不过很神秘,或许这个人的神秘,本就是故意为之,处于暗中。反倒是遗修,虽然叫嚷的厉害,但却没有顶层战力。
  不过因为有两个大帝的孩子,身怀重宝,这也让人很忌惮。有这些原因,余宇打消了去他们大营大闹一番的想法,而是另做他想。
  “我要说服张元,你看可行吗?”余宇问木人,又是木人。
  “说服?”木人一愣,他看着余宇,发现余宇是认真的,他愣了好一会儿,道“这恐怕不容易。”
  “说说你的理由”余宇道。
  “余先生”木人道“你猜测张元是半路加入到邪修,这可能是真的,但又如何?邪修都是半路加入的。包括从最开始成为邪修的人,其实都算是半路的,因为纯粹的邪修,都是从武者开始的。
  这个张元,他之所以放弃之前的身份,加入到邪修,那肯定是因为邪修有打动他的东西。就像是我自己,如果没有足够让我心动的东西,我自然是不会加入的。邪修,对于本就是修士的我们而言,多少都是知道一些的,境界越高,知道的越多,我们很清楚加入之后,就是不见天日的生活,不能在修士界里光明长大的行走了。
  这个代价是很大的。张元这样的人,据我的经验,应该是原本境界不低的修士,最少也是界场境的存在,然后加入到邪修的,为的无非就是自身境界的提升,实力的提升。同时呢,他在邪修经营了那么久,有了几乎是属于他自己的一方势力,等于是一方诸侯。”
  木人看着余宇“余先生,您拿什么说服他?”
  余宇点头“有道理。那你的意思,就是说服本身一点也不具备可行性吗?无妨,你但说无妨,我这里,你可以随意的说,不用担心担责任,没有责任让你担。”
  木人笑了笑“余先生还是善解人意,难怪有那么多人追随您左右。是这样的,我个人觉得,也不是不可能,只是很难很难。张元是类似神场境后期的存在,其实单论境界的话,他比您高……我们不说战力,我想您的战力,肯定在他之上。”
  “有什么你尽管说,不用顾忌我”余宇又强调了一次。
  木人认真的点了点头“像是这样的人,他早就想好了自己未来的路了。他应该是给自己留下了后路了。我觉得是的!”
  “后路?”余宇眼睛一亮。
  “是的,后路”木人道“邪修存在了很久很久了,您也对他们的组织体系有了很深入的了解了。邪修是个很庞大的组织,但指挥不灵。各个地方的驻守的域使,甚至是舵主,都统领一方,跟诸侯王似的,这个张元,我想也是一样,他恐怕是早就谋划好了失败后该怎么办了,他有后路可退,可进可退。”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0 21:20:07  .exectime:0.201秒